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开智教育

开蒙启智是儿童少年教育的基本任务!开蒙与启智不是用知识的多少来衡量的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张鸣-学生自治的曙光  

2014-03-26 18:05:33|  分类: 教育发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张鸣《学生自治的曙光》
生能做到的,其他学校的学生也能做到。学生自治,本是大学管理的应有之义。但是,这么多年来,不知是学校的管理者不放心学生的能力,还是有其他的担忧,原本该有的学生自治,都变成了学校管理方的他治,学生会不过是团委和学工部的傀儡。其实,像广东第二临床医学院那样,学生通过自己基金的管理,学会了自己管理自己的事情,帮助困难学生事小,学会自治事大。他们长本事,长大本事了。

学生自治的曙光

     生能做到的,其他学校的学生也能做到。学生自治,本是大学管理的应有之义。但是,这么多年来,不知是学校的管理者不放心学生的能力,还是有其他的担忧,原本该有的学生自治,都变成了学校管理方的他治,学生会不过是团委和学工部的傀儡。其实,像广东第二临床医学院那样,学生通过自己基金的管理,学会了自己管理自己的事情,帮助困难学生事小,学会自治事大。他们长本事,长大本事了。 张鸣

广东东莞有座广东医学院的二级学院,医学院的第二临床医学院。这个医学院有个学生运作的一元慈善基金,完全由学生自己管理,自己运作,基金的账号密码,均由学生自己掌控,老师只做一点辅导。自2007年启动以来,已经募集资金41生能做到的,其他学校的学生也能做到。学生自治,本是大学管理的应有之义。但是,这么多年来,不知是学校的管理者不放心学生的能力,还是有其他的担忧,原本该有的学生自治,都变成了学校管理方的他治,学生会不过是团委和学工部的傀儡。其实,像广东第二临床医学院那样,学生通过自己基金的管理,学会了自己管理自己的事情,帮助困难学生事小,学会自治事大。他们长本事,长大本事了。万多元,期间,也接受过外界的资助,但最大一笔,不过2万元,可以说,这是一个学院内部学生自己筹资,自己管理,自己运作的学生自治基金,生能做到的,其他学校的学生也能做到。学生自治,本是大学管理的应有之义。但是,这么多年来,不知是学校的管理者不放心学生的能力,还是有其他的担忧,原本该有的学生自治,都变成了学校管理方的他治,学生会不过是团委和学工部的傀儡。其实,像广东第二临床医学院那样,学生通过自己基金的管理,学会了自己管理自己的事情,帮助困难学生事小,学会自治事大。他们长本事,长大本事了。7年多来,已经帮助贫困学生842人次。在学院的学生中,享有很好的声誉。

这个学生基金,显然是模仿壹基金的理念,小额募款,然后专项使用,专门用于学院的困难学生的资助,但募款和使用大体限于一个学生社区范围。这样的慈善基金,有点类似传统社会中农村的各种形式的“会”,有社区互助的性质。是传统社会,乡村自治的一个组成部分。

学生自治的曙光 张鸣 广东东莞有座广东医学院的二级学院,医学院的第二临床医学院。这个医学院有个学生运作的一元慈善基金,完全由学生自己管理,自己运作,基金的账号密码,均由学生自己掌控,老师只做一点辅导。自2007年启动以来,已经募集资金41万多元,期间,也接受过外界的资助,但最大一笔,不过2万元,可以说,这是一个学院内部学生自己筹资,自己管理,自己运作的学生自治基金,7年多来,已经帮助贫困学生842人次。在学院的学生中,享有很好的声誉。 这个学生基金,显然是模仿壹基金的理念,小额募款,然后专项使用,专门用于学院的困难学生的资助,但募款和使用大体限于一个学生社区范围。这样的慈善基金,有点类似传统社会中农村的各种形式的“会”,有社区互助的性质。

但这样的“会”,在进入现代社会之后,再想复制,基本上都是失败的。因为传统乡村社会的乡绅自治结构已经不复存在,而且传统乡村那种互相信任的人际关系,也遭到破坏。即使是乡亲甚至亲族之间,如果缺乏信任,管会的人就会胡来。所以,广东第二临床医学院的学生们,采取了现代基金的管理方式,成立领导小组,管理小组和监督小组,互相监督,互相制约,账目公开,把基金的运作,放在阳光下。

学生自治的曙光 张鸣 广东东莞有座广东医学院的二级学院,医学院的第二临床医学院。这个医学院有个学生运作的一元慈善基金,完全由学生自己管理,自己运作,基金的账号密码,均由学生自己掌控,老师只做一点辅导。自2007年启动以来,已经募集资金41万多元,期间,也接受过外界的资助,但最大一笔,不过2万元,可以说,这是一个学院内部学生自己筹资,自己管理,自己运作的学生自治基金,7年多来,已经帮助贫困学生842人次。在学院的学生中,享有很好的声誉。 这个学生基金,显然是模仿壹基金的理念,小额募款,然后专项使用,专门用于学院的困难学生的资助,但募款和使用大体限于一个学生社区范围。这样的慈善基金,有点类似传统社会中农村的各种形式的“会”,有社区互助的性质。 这样的学生基金,能靠学生的支持活下来,关键是筹款过程公开,使用过程公开公正,只要资助的对象,真的是多数人公认应该帮助的人,就能赢得学生的信任。不用说,一个运作了7年,而且越做越大的学生基金,用自身的存在,说明了这一点。

是传统社会,乡村自治的一个组成部分。 但这样的“会”,在进入现代社会之后,再想复制,基本上都是失败的。因为传统乡村社会的乡绅自治结构已经不复存在,而且传统乡村那种互相信任的人际关系,也遭到破坏。即使是乡亲甚至亲族之间,如果缺乏信任,管会的人就会胡来。所以,广东第二临床医学院的学生们,采取了现代基金的管理方式,成立领导小组,管理小组和监督小组,互相监督,互相制约,账目公开,把基金的运作,放在阳光下。 这样的学生基金,能靠学生的支持活下来,关键是筹款过程公开,使用过程公开公正,只要资助的对象,真的是多数人公认应该帮助的人,就能赢得学生的信任。不用说,一个运作了7年,而且越做越大的学生基金,用自身的存在,说明了这一点。 其实,广东第二临床医学院的学

其实,广东第二临床医学院的学生能做到的,其他学校的学生也能做到。学生自治,本是大学管理的应有之义。但是,这么多年来,不知是学校的管理者不放心学生的能力,还是有其他的担忧,原本该有的学生自治,都变成了学校管理方的他治,学生会不过是团委和学工部的傀儡。其实,像广东第二临床医学院那样,学生通过自己基金的管理,学会了自己管理自己的事情,帮助困难学生事小,学会自治事大。他们长本事,长大本事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